图灵奖获得者Berners-Lee,如今最关心哪些议题? | 数盟社区

图灵奖获得者Berners-Lee,如今最关心哪些议题?

2017年4月4日,美国计算机协会(ACM)公布了2016年图灵奖的获得者:Tim Berners-Lee。ACM图灵奖是最富盛名的的奖项,被誉为“计算机界诺贝尔奖”。

美国计算机协会给 Tim Berners-Lee 的获奖理由是:

发明万维网(World Wide Web)、第一个Web浏览器,以及使Web规模化的基础协议与算法。万维网是历史上最具影响力的计算创新之一,每天被几十亿的人们作为主要工具使用,帮助人们通信、获取信息、进行贸易和进行其它重要活动。

开创性贡献:发明万维网

Tim Berners-Lee 于1989年在CERN(欧洲核子研究中心)工作时发明了万维网,并免费开放给全世界使用。他如今是MIT教授、牛津大学教授,同时是万维网联盟(W3C)的创始人和主任,该联盟的工作是为网络发展制定标准。此外,Berners-Lee 也创立了万维网基金会(World Wide Web Foundation),其目标是建立一个作为公共福祉和基本权利的开放网络。

图灵奖获得者Berners-Lee,如今最关心哪些议题?

南京大学周志华教授得知这一消息后,在微博评论道:

ACM宣布:Tim Berners-Lee 因“发明World Wide Web、第一个Web浏览器,以及使Web规模化的基础协议与算法” 获图灵奖 … 看到这条消息的每个人都受益于他的伟大贡献。

CSAIL 实验室主任 Daniela Rus对此评论道:

Tim 的创新性、前瞻性工作改变了我们生活的每个方面,包括通信、娱乐、购物和商业等等。他的工作对全世界的人都有极大的影响。CSAIL 的所有人都为他感到骄傲,能够获得计算机科学领域的最高荣誉。

Berners-Lee关心的两个重要议题

在ACM宣布其获奖消息后,Berners-Lee 接受了英国《卫报》的采访,尤其表达了对于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决定废除网络隐私保护条例的深刻担忧。他说道:

“这个废除法案令人厌恶(disgusting),这会令使用网络的我们,变得如此弱小。”

Berners-Lee 如今致力于网络隐私保护、网络重新去中心化(re-decentralize)等领域。他是MIT CSAIL 的去中心化信息组(Decentralized Information Group)的主管,也是 Solid(social linked data)的领导者,Solid 是一个为了对网络重新去中心化(re-decentralize)的项目,让人们可以控制他们自己的数据并使这些数据仅可用于他们想要使用的应用。

“重新去中心化”是Berners-Lee如今十分关切的议题,在Hacker News上人们对Berners-Lee获得图灵奖的讨论大多数也是涉及这一方面。

在万维网诞生之初,我们常常以自由、开放和去中心化等名词来形容它,因为它提供了一个无中央权威自由交流的空间。

而万维网的开放主要就体现在:任何万维网上的文章之间都可以通过网址随意互相链接

Berners-Lee一直致力于的“重新去中心化”意即在此。如今每一个APP其实都是一座信息“孤岛”,用户通常无法直接跳到外部链接里,微信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公众号的文章无法加入外部链接,只能添加微信生态圈内部的链接。这实际上是将用户封锁在一个信息闭环里,Berners-Lee 要改变的就是这么一种“中心化”现状。

另外,Berners-Lee 对于保护网络用户隐私也十分关切。

奥巴马此前颁布的网络隐私保护条例,在快要生效的节骨眼,硬生生被特朗普拦下。

上周二,即3月28日,众议院的共和党成员们附和了一周前参议院的投票结果,以215对205票成功利用《国会审查法案》废除网络隐私保护条例生效。该法规要求服务提供商必须先征得用户允许,才能将个人信息共享出去,包括定位数据等;用户还有权选择不分享一些较为不敏感的信息,比如电邮地址。根据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的提议,网络隐私保护条例原本将于2017年底正式生效。

然而,28日的投票结果意味着,美国的互联网服务提供商不再需要征求用户同意,就能随意地将用户的网络浏览历史共享给市场以及其他第三方机构。

以下是《卫报》与伯纳斯·李之间的采访对话,由雷锋网编译。

问:Tim 爵士,恭喜您获得图灵奖。

Berners-Lee:这是一个很大的荣誉。在计算机科学领域,这个奖代表独一无二的荣誉。当你回看历史上这个领域里的那些伟大的研究人物,我的名字能附在他们名单的末尾,真是无上荣幸。阿兰·图灵,我们有很多理由来称颂他的伟大,其中最主要是因为他提出可编程计算机的概念,让计算机会因为你的操作而发生改变。

问:你的家人也都是计算机科学家,是不是?

Berners-Lee:我的父母在建造英国第一批计算机的时候相识。我的母亲曾经被称为第一个商业计算机程序员。

问:你觉得信息技术将会如何彻底改变世界?

Berners-Lee:我觉得,信息技术是普世的,不应该对其设限。你可以将一切东西放到网上:你可以将混乱的草稿涂鸦放上面,也可以将美丽艺术作品放上面,并且你可以将二者联系起来,人们就可以看到草稿是如何演变成艺术品的。而且,你也应该获得达到任何事物的链接,这样你就能够把任何东西都放到网络上。这就是网络设计背后的驱动力,让更多人加入其中。

在网络出现之前人们使用公告板(bulletin board)。公告板就是一个系统,你把计算机放在家里,与一条电话线相连,人们可以从计算机上拨号,相互交换信息。计算机能够让人们在没有任何中央权威和中央系统的情况下,互相发邮件和进行讨论。人们通过技术相互连接并激发产生更好的事情,这种乌托邦式的梦想在网络出现之前,就已经存在了,因为电子和通信是没有边界的。

问:这种乌托邦主义似乎存在于开源社区里。

Berners-Lee:网络社区内部有一群人,无疑在推动这件事情。现在,有些人会因为所有人都存在于同一个社交网络里而感到绝望,正在试图重新将网络去中心化。最初的网络是去中心化的,但是现在它看起来又重新集中在了一起。

问:你如何看待美国联邦信息委员会废除网络隐私保护条例?

Berners-Lee:网络隐私保护条例,不仅仅意味着,如果互联网提供商监视普通人,并依靠搜集来的数据赚钱,就要被告上法庭。很显然,废除了这个条例所蕴含的态度和方向是可怕的。这个法案是令人厌恶的,这会令使用网络的我们,变得如此弱小。

当互联网一开始诞生的时候,人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会多大程度上改变他们的生活。我曾经在演讲中说过,实际上,当人们在使用互联网的时候,是在做非常非常私人化的事。人们在去医生那里征求意见之前,往往会去网上搜索相关医学信息;人们通过网络与深爱的家庭成员亲密交流。人们在网上做的事情会将自己的一切暴露出来,甚至有时比他们自己了解的还要多。人们现在做很多事情,都是点击来完成,很荒谬,这会暴露你的一切。当你去医院的时候,有权保护自己的隐私,只让医生和自己两人在场。同理,当你上网查医学资料的时候,你也有权保护自己的隐私,不让其他人知晓。

隐私,是美国的一个核心价值观,这不是某个党派的政见。民主党人可以争取它,共和党人也可以争取它,甚至共和党人为此做得更多。所以,当我得知共和党试图要废除隐私保护条例的时候,感到十分震惊。如果有谁要在这个方向上继续前进,那么他们将会遭遇巨大的抵抗力–必须得有巨大的抵抗力!

如果他们要消除网络中立(net neutrality),也将会引发巨大的公共讨论。如果他们真的要试图消除网络中立,我打赌绝对将会出现公共游行示威。

问:对于网络中心化,我们是否达到了一个爆发点(breaking point)?

Berners-Lee:对于广告和引诱点击(clickbait),人们到达懊恼和忍受的极限了。引诱点击,往往以非常具有诱惑性的方式呈现,令人仍不住去点击,还有弹窗广告,也在越来越逼迫人们采取反击,故意去为屏蔽广告的内容付费。

现在正在出现一些抵抗行为。人们可以很快地用上某些网络产品,同时也会以极快地速度抛弃它。如果你喜爱的社交网络产品突然变得不酷了(我们已经看到人们是如何从Instagram转向Snapchat的),我认为我们也许要进入这样一个世界,人们付费为孩子营造出一个相对封闭的在线环境,比如不会出现花费孩子大量时间的广告,让孩子获得更好的教育环境。

这其中令人担忧的一点是,可以付得起费用的人会有更好的在线体验。对于无力付费的人群,将会不得不忍受广告轰炸,而不能拥有同样品质的在线生活。

问:我在大选期间跟很多人聊过,他们似乎拥有一套跟现实无关的、平行的新闻消息体系。你认为,这是广告经济造成的后果吗?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Berners-Lee:你谈到的这些人,有很多。他们获得诚实、无偏见的医疗建议的能力令人担心,而很容易受到诱导性的医学建议前往附近某个药店。我一直在呼吁的一件事情就是,运行社交网络的人有责任退后一步。你发了一个帖子,被人点赞或转发,这很好,但是当你把消息摆在给每个人面前的时候,你要考虑会产生的巨大社会后果。我们编写Facebook程序的方式,将会决定我们拥有一个怎样的世界。

推特公司的成员们在“阿拉伯之春”的时候纷纷称颂匿名的伟大之处,但是突然他们发现,当厌恶女人者使用匿名在网络霸凌时候,这种匿名制度就不那么令人喜爱了。所以他们意识到,必须要改变自己的系统,这种改变不一定能限制某些行为,但是能限制传播方式。他们讨论使用AI技术区别建设性评论和非建设性评论。这就展现出一种可能,通过改变代码,你可以令社会运行方式发生巨大变化。

注:转载文章均来自于公开网络,仅供学习使用,不会用于任何商业用途,如果侵犯到原作者的权益,请您与我们联系删除或者授权事宜,联系邮箱:contact@dataunion.org。转载数盟网站文章请注明原文章作者,否则产生的任何版权纠纷与数盟无关。
期待你一针见血的评论,Come on!

不用想啦,马上 "登录"  发表自已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