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被数据和算法重塑的线上约会,或许比非诚勿扰靠谱 | 数盟

1695年7月19日,一本名为“畜牧与贸易改善汇编”的伦敦期刊上出现了一条非常有趣的广告。广告中的“饲养者”为“一位拥有优质地产、年约30的绅士”,目标人群是“拥有3000英镑左右资产的优秀年轻女士”

这可能是世界上第一条相亲广告。

现在,与其他业务一样,婚恋广告已经转移到了线上渠道。你也许没听说过match.com,但一定听说过世纪佳缘!

在美国,这种个人广告曾经从未占据超过1%的婚姻市场。而今天,在众多最终走入婚姻殿堂的第一次见面中,约会网站与应用程序因素大约占据了其六分之一。

早在2010年,互联网已经超过了教堂、社区、教室和办公室,成为美国人可能会遇到异性伴侣的场所。酒吧与餐厅自那时起变得越来越边缘化。

对于寻找同性伴侣的人们来说,这种变化更加剧烈。互联网是同性恋的主要社交场所——无论是抱着随便的态度开始还是一开始就非常认真的感情:70%同性恋开始于线上。“对于人们寻找伴侣的方式来说,这是前所未有的。”新墨西哥大学(University of New Mexico)的社会学家Reuben Thomas说。

正所谓相亲讲究门当户对,在人类历史长河里,伴侣的选择受到阶级,地理位置和父母的限制。19世纪和20世纪,这些束缚逐渐减弱。年轻人们骑着自行车从村庄中解放出来后,开始面临着新的“哲学问题”:如何知道哪些人对自己有兴趣,哪些对自己不感兴趣,以及如果对方知道你的兴趣时,谁可能对你感兴趣。

左图为异性情侣,右图为同性情侣

1995年,在Netscape推出第一个广泛使用的浏览器不到一年后,一个名为match.com的网站开始帮助人们回答这些问题。在线约会首先在同性恋和极客中变得流行,但很快就传播开来,在网上认识的情侣变得非常常见。

在2010年代,这些服务从电脑端转移到伴随年轻一代长大的移动端上。2013年,一家创业公司Tinder提出了一个简单又聪明的想法:向人们展示潜在的伴侣,右滑为“喜欢”,左滑为“不喜欢”;当两个人对彼此的照片都向右滑动时,系统就匹配他们使其进一步交流。Tinder随后成为超热门软件。

与基于电脑的服务相比,这种基于手机的服务更直接,更个性化,更公开。更直接,因为它们可以此时此地立刻使用它们来找到伴侣。更个性化,因为手机拥有随时可用的相机;更公开也是因此。许多人对于在公共交通上就能向左或向右滑动,并与朋友闲聊潜在的约会对象感到非常高兴–约会对象的截图可以在WhatsApp和iMessage上被即时传送。

身世会围墙,魅力不可挡

并非所有国家和阶层都以相同的速度或方式采用在线约会。美国人正在大步前进,相比之下德国人则略逊一筹。

在婚姻仍然掌握在父母手中的国家,今天的应用程序提供了一种曾经几乎不存在的选择:非正式约会。

中国最大的约会app之一探探于2015年成立,其首席执行官王宇表示,中国的线下约会文化几乎不存在。“如果你接近一个你不认识的人并开始调情,那你就是个坏蛋,”他说。但是在探探“你不会暴露自己,没有被拒绝的危险,不会丢脸。”

截至2月份,探探拥有2000万用户,并促成了约1000万对情侣,王先生补充说:“这是一个重要的社会影响。“

但是,该影响的重要程度难以分析或量化。大量相关数据被收集它们的公司视为独有数据。该业务在全球价值46亿美元,发展迅速,竞争激烈。经营Tinder和约40家类似的企业的Match Group,2017年的收入为13亿美元——与美国避孕套销售商的收入相似。

虽然Tinder有明显的领先优势,但在美国还是存在竞争对手,比如正在进入这个市场的Facebook。许多约会应用程序的用户已经将自己的账户与其Facebook帐户连接,以显示更多个人信息;一个知道所有Facebook信息并能很好应用的约会应用程序,拥有极大的优势——如果用户在听说剑桥分析事件后依然觉得连接Facebook账户没问题的话。

在可获得数据(主要是通过全国范围的调查)的情况下,Thomas等社会学家发现,在线约会总体来说帮助人们找到更好的伴侣——可能是因为它提供了更大的选择范围。

对于同性恋群体来说,这些好处是最明显的。同性约会本身就比异性约会圈子小,在许多地方还是非法或不被社会接受的——因此同性恋特别受益于线上约会。通过互联网与同性伴侣匹配通常比线下尝试这样做更安全,更方便。

因此,互联网帮助了那些拥有相似观点的人们。这些观点各式各样,有的网站为犹太人,基督徒,穆斯林,特朗普支持者,自认为超级聪明的人和素食主义者提供服务。

这些为特殊人群服务的平台带来了多少幸福尚不明确,但对于整个行业来说统计数据还是存在的。在2013年的一项研究中,来自哈佛大学和芝加哥大学的研究人员表明,与在同样年份线下开始感情的类似夫妻相比,在网上开始的婚姻分手几率更低并且满意度更高:差异本身并不大,但统计学上差异显著。

比起线下见面的夫妻,在网上见面的夫妻也报告说他们的婚姻更加令人满意;总分七分的话,平均来说二者差距有0.2分。成比例将该数字放大到占全美婚姻总数三分之一的线上开始的婚姻,我们能发现,受益于互联网,近一百万人得到了更加幸福的婚姻——如果放大到全球范围的话,就会是几百万人了。

这是可以解释的。线下的时候,人们会有很多方式认识和自己相似的人——通过共同的朋友,或者在同一个地方工作。在线上,人们可以认识与自己在其他方面合拍的人。“你可以随意选择”,Bumble的社会学家Jess Carbino说。

来自密歇根大学的Elizabeth Bruch和Mark Newman的研究中使用了源自某个大型约会软件的信息数据(该软件未授权透露名称),他们发现女性吸引力在18岁时开始为最高,然后随着年龄急速下降。男性吸引力开始时较低,在50岁前逐步上升,之后缓慢下降收尾(如图)。

研究生教育会让男性更有吸引力,女性则相反。这与七大姑八大姨的说法很一致了。话虽如此,这些只是大趋势,恋爱是要被对的人找到,对吗?

基于用户在在线约会服务中收到的初始消息数量

线上约会的一项影响是种族混合。埃塞克斯大学的社会学家Josus Ortega认为互联网在同族中引入异族交友群,可以增加跨种族伴侣的数量。Thomas的工作也使他得到了相似的结论。“人们在网络这间新的酒吧里忽然相遇,这里每个人都可以来,这里也更多样性。”

话虽如此,不是这间酒吧里的每个人都会被平等相待。线上约会创造了很多让种族和性别互动十分清晰的方法。Bruch和Newman的研究表明所有种族的用户都认为亚裔女性比亚裔男性更令人喜爱,有的时候甚至超出很多;黑人男性比黑人女性得到的回应更多。

我一直在追求幸福

很多用户一面对于网络世界提供的宽广机会表示欢迎,一面也对其缺点保持警惕。对于在软件上受欢迎的那些人来说,无尽的选择成了一种负担。

Blessing Marks,这位24岁来自尼日利亚Lagos的按摩师用Tinder有两个目的。找客户(正如你的记者利用Tinder找研究人群来做这篇文章的研究)和寻找浪漫的另一半。她说,Tinder是必需的,但是她在软件上的爱情生活却变得辛酸。“我觉得我不再是以前的我了”,她说,“我和别人吃饭做爱,仅此而已。”

人们总是希望那些因“网约”而沮丧的人会马上停下脚步,但是人们又总是做让自己不快乐的事情,并且商业公司常常从他们的难过中获利。毕竟约会软件想要现有用户持续使用他们,甚至可能为了新功能付钱。

不过,即使公司们想办法为大家的幸福而努力,终有一些问题会导致配对时的困难。

让探探老板王宇担心的是,5%的客户永远得不到匹配。探探上的男性会喜欢60%他们看过资料的女性,而女性只会喜欢6%的男性。

最没吸引力的女性和最有吸引力的男性受到的关注度是相似的。王宇说;所有人都可以找到相当有吸引力的人,但在序列梯子最底端的男性最终就是完全没有匹配。

总的说来,男性和女性都把注意力放在网站普遍评分吸引力比他们高25%的人身上。即便对不被看好的女性来说,也是可行的。对于最不被看好的男性,全部无效。“我并不指望那最后的5%男性那么容易被帮助到”,王宇说。

但是他准备试一试。在关于John Nash的电影《美丽心灵》中有一场戏,戏中他建议一群数学家怎样能每个人都能找到一个女孩一起离开酒吧:关键在于每个人都去找那个看上去不太起眼的,而不是都去找那个最漂亮的;如果他们都去找那个漂亮的,他们的关注就会互相抵消,并且她的女性朋友们都会为成为第二选择而生气,从而拒绝他们。

这启发了王宇。探探将利用他们用户的数据——照片,简介资料以及履历细节——还有他们每一次滑动,喜欢与文本信息来训练一个算法来扮演更活跃的媒人,不仅仅联系那些喜欢彼此的人,也联系那些它认为可以聊得开心的人。

把浪漫简化成数字游戏可能听起来很粗鲁,但是很多复杂的现象通过不带感情的数据来看时常常变得简单。关键是要找到最有用的数据,这也可能是约会软件竞争中最有趣的领域:是智能手表监测出的第一次约会时的心跳么?是第一次约会时长?Netlix的待看影片?回家路上错过的地铁站数量?

无论数据指示着什么,爱的体验仍旧难以言说,追求爱的过程依然充满艰难。但是能更好的在这条路上指明方向似乎可以让更多人生活美好,让更多人快乐。

相关报道:

https://medium.com/@the_economist/how-the-internet-has-changed-dating-847f3fc5ca0a

注:转载文章均来自于公开网络,仅供学习使用,不会用于任何商业用途,如果侵犯到原作者的权益,请您与我们联系删除或者授权事宜,联系邮箱:contact@dataunion.org。转载数盟网站文章请注明原文章作者,否则产生的任何版权纠纷与数盟无关。
期待你一针见血的评论,Come on!

不用想啦,马上 "登录"  发表自已的想法.